用評論之思閱讀建筑 審視城市
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www.www.pack001.com 2017/4/13 6:11:22 來源: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
【字體: 打印本頁

    1972年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向全球發出“走向閱讀社會”號召。1995年4月23日成為第一個“世界讀書日”。
    在2007年4月23日,第12個“世界讀書日”,全國20余位建筑學人舉辦了一場“建筑師的非建筑閱讀”茶座;在2015年“世界讀書日”20周年的紀念會上,來自全國建筑設計界專家組建了“建筑讀書會”微信平臺。
    中央下發《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》,對于倡導建筑文化、建筑評論、建筑審美,提升全民族建筑藝術素養有著重要的意義,所以,鼓勵并引導在國民中開展建筑普及型閱讀是迫切的事。

    倡導建筑文化閱讀
    如果說將傳統文化基因鐫刻在城鄉建筑中是建筑師、規劃師的事,那么一個擁有建筑藝術素養的民族是產生更加精美建筑的土壤。
    歷史地看,我國古今有無數精美建筑,但自古以來建筑文化教育傳播不夠。歐美的建筑教育可追溯到幾百年前,亞洲其他諸國的建筑教育也有150年歷史,但我國建筑教育僅僅走過90余年。
    中國建筑何以獨樹一幟,中國建筑如何找到自信,在公眾中宣傳普及建筑文化非常重要。
   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王貴祥曾指出,相對于西方建筑史上由古羅馬建筑師維特魯維提出的“堅固、實用、美觀”三原則,中國古代也有建筑原則,即《尚書》中關于大禹建筑的“正德、利用、厚生”三原則。
    “正德”原則,要求每個人要恪守其位,凡有德的統治者,應在日常生活起居上有適度的節制,其宮室建筑要節儉卑小;“利用”原則,重在要“用”,墨子認為,那些外在裝飾性的東西不好,因為其沒有實用價值;“厚生”原則指的是建造是為了方便現世生活的人。
    中國古建筑似乎并不刻意追求在形式上的翻新,而將創作欲望集中在營造的巧妙之中,如代表“工巧”的魯班成為中國古建筑創作的最高象征。或許正是這些原則成就了中國古建筑之奧妙。
    中國人不言建筑之美,而中國建筑之美卻出現在那些深深庭院的曲婉與幽靜中,正所謂“大音希聲”、“大美無美”。
    集中傳統民居建筑質樸的精湛智慧,可以歸納出:適應環境風水的建筑選址,適應地形條件的建造方式,適應地域特征的不同建筑技術,適應氣候的不同建筑材質等尊重自然、順應環境、崇尚倫理的生存建構智慧等。
    面對中國建筑文化的瑰寶,向公眾推薦什么樣的建筑圖書,才能啟發公眾建筑文化自覺與興趣,如何傳播才可扭轉國民對建筑文化知識的匱乏,這是建筑師及職業出版人極為重要的責任。
    要承認,時至今日,提及普及公眾文化藝術素養時,還很難看到“建筑文化”這個詞匯,在各類年評、月評、周評的圖書榜中,建筑圖書寥寥無幾。所以,建筑文化圖書在面向公眾上要有所突破,要有來自國家政策的支持。
    應該讓社會大眾知道,城市與建筑是各種文化的載體,無論音樂、美術、雕塑、小品、書法及文學都可在建筑中找到“答案”。所以,建筑圖書推薦要從公眾關心的城市事件入手,要從大家認同的建筑地標認知入手。
    其一,讀“建筑詩學”的書。
    已故全國設計大師徐尚志是業界公認的最具中國當代建筑文化“底氣”的代表性人物,他一直倡導,建筑師的修養及想象力的獲得,離不開建筑與文學的聯姻。
    文思因建筑而成章,建筑因文學而名世。“建筑詩學”可讓公眾從生硬的建筑中賞析到“美”。
    建筑師造就物質“硬空間”,文學家營造情感“軟空間”。公眾要從建筑文化讀物中發現建筑與文學的天然聯系,要從“建筑詩學”的品讀中找到什么是“文化紀念碑”。
    其二,讀優秀建筑作品,認識城市“地標”。
    一幢建筑之所以能成為地標,必然是凝聚了當時最杰出的城市智慧,并印證了一段最偉大的傳奇。
    從重慶人民大禮堂到北京“國慶十大工程”,從第11屆亞運會的奧林匹克體育中心到2010年上海世博會,這些城市標志性“事件”下的建筑,不僅催生新“地標”的誕生,更成為城市精神的棲息地。
    其三,讀建筑背后的人物,體味“史詩般”的建筑師。
    呂彥直是南京中山陵與廣州中山紀念堂的設計者,他的設計思想使其成為“中國固有式建筑”流派的奠基者。
    北京的人民大會堂、民族文化宮、友誼賓館、自然博物館,均源自張镈大師的設計,他不僅一生完成百余項工程,還用人生經歷寫就《我的建筑創作道路》一書。
    歷史宛如一部挑剔的機器,會隨時代變遷而大浪淘沙,但許多建筑師的英名是豎起的精神紀念碑,其建筑文化“故事”般的普及閱讀會帶來“影視化”般生動寫照。

    整體保護“京張鐵路”也是一種“城市閱讀”
    在2017年全國“兩會”上,針對停運并拆除“京張鐵路”的動態,全國人大代表、有“高鐵院士”之稱的王夢恕建議:“百年的京張鐵路,是歷史留給我們最寶貴的工業遺產,保護工作刻不容緩。”全國政協委員李和平也提出:“京張鐵路是中國人第一條完全依靠自己力量設計、施工、管理的鐵路,不僅有國人的光榮,更是工業文明見證中國的現代步伐,其發展與變遷映射著中國百年發展的年輪。”他們呼吁,要保留住京張鐵路歷史風貌,要修建文化遺址公園。
    1906年4月30日,一列滿載貨物的火車自北京豐臺出發,經西直門火車站,一路向北抵昌平南口,宣告著中國原創的第一條干線鐵路正式開通。
    遙想當年,晚清政府積貧積弱,西方列強借機以為中國人無法勝任復雜工程,向清廷索要高價及一系列附加條件。詹天佑為維護國家利益,毅然承擔起這條鐵路設計與施工任務。
    他騎毛驢穿行在崇山峻嶺中,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調研資料,最終創造性地完成了這一舉世矚目的建設工程。
    然而,2016年10月31日23時45分,隨著有著百年歷史的清華園站送走了最后一趟列車,這里便開始了新的建設。
    京張鐵路北京至清河段引入了北京鐵路樞紐工程,北京北站、清河站、清華園站3個站停止辦理客運業務3年,清華園站將永久停運。
    歷史的作用是刻錄時代軌跡,如果百年鐵軌不在,沒有了可通達遠方的歷史之旅,歷史怎能服務當代。
    我們是否應該為“京張鐵路”這重要的20世紀工業遺產留下觀賞回望之路呢?
    百年“京張鐵路”建設,確是中華民族生存智慧、工程技術、審美理念等文明成果的集成。城市與建筑是中華文明與中國文化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,“京張鐵路”更是20世紀中國線性工業遺產的經典與“傳家寶”。在過去的時光里,對其挖掘、傳播、再完善、再傳播工作做得很不夠,以至于其瑰寶價值被一般化了。
    在面對2022年“北京—張家口”冬奧會到來的時代契機面前,如何讓這條百年鐵路發揮“活態”遺產價值。在未來“京張高鐵”建設中,應該兼顧修建京張鐵路線性遺產的遺址公園。
    首先,從愛國主義教育入手,“京張鐵路”是看得見的自力更生工業文明的表征,沿線車站可修建有不同特色的京張鐵路系列博物館群。
    其次,從體現人文奧運精神看,“綠皮列車”就是一個流動的冬奧會宣傳“體驗館”,如同美國紐約曼哈頓的高線公園一樣,要下決心成為舊城改造的創意典范。
    最后,“京張鐵路”是向國外友人展示中國百年前“原創”活態遺產的窗口,無論是體驗“之”字形鐵軌,還是感受多功能的觀賞風景線,都充分體現了冬奧會的文化本質。
    為此,抓緊策劃有內涵、有潛力、有觀賞空間的“京張鐵路歷史文化之旅”是有前景的好命題。(金磊)

 
版權所有:北京國建信源信息咨詢中心   
京ICP備11016107號-1 中文域名: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
满堂彩|平台官网